时空电竞网

时空电竞网

《王者荣耀》世界观故事发展脉络总述与分析之四——人类时代

作者: 小柯 阅读量: 2020-01-28 14:53:11

《王者荣耀》世界观故事发展脉络总述与分析之四——人类时代

作者:宿宿墨墨

诸神战争后,神明内部发生了分歧。一部分神明西迁,在勇士之地重现了神明时代的光辉。想要反攻东方从而统治王者大陆的西方神明建造“奇迹之力”却因阿尔卡纳家族的背叛而毁灭。西方勇士之地由此进入人类时代。留守东方的神明培养神职者成为自己的继承人一直统治着东方大陆。封神之战的爆发打断了转生之术的研究,随后女娲封印了方舟核心,东方神明也逐渐隐退,东方大陆由此进入人类时代。人类时代是《王者荣耀》背景故事里最浓厚的一笔,许多英雄都在此登场演绎,接下来的篇目会对此着重叙述。

王者世界观“勇士之地”背景故事

相对于东方大陆来说,西方的勇士之地区域面积较小,故事发展及人物关系较为简单。目前可见的阵营有圣殿骑士团,以及其敌对势力“同盟军队”,还有掌握奇迹碎片的阿尔卡纳家族。圣殿骑士团来自于对神明信仰的遗留,阿尔卡纳家族则来自对神明的背叛,其中的三个家族在海岸建立了海都。由此整理出两条故事线:圣殿骑士团故事线和海都阿尔卡纳故事线。

一、圣骑士团故事线

相关英雄:艾琳、亚瑟、安琪拉、雅典娜

王者大陆的西方,是广阔无垠的勇士之地。在勇士之地遥远的北边,地下温暖的泉水滋润了大地,生出最美丽的黄金森林,那里是精灵的国度,数千年来这里从未有人类闯入。跨越整个大陆的迁徙——来自东方的神明将新的荣光降临在了这片无比璀璨的勇士之地。神明开创的土地上,许多古老的信仰广为流传……

长久以来,崇尚英勇、荣耀与美德的圣骑士们守护着勇士之地。圣骑士团的驻地传说是上古追随西迁神明的人类先祖们所踏上的第一块土地,这里曾经散播着旧神的信仰,如今成为许多城镇和村落结成的松散联合,富足而宁静。圣骑士团每年秋季在此举行的武道大会演变为圣地的一大盛事。人们白天比武,夜晚饮酒作乐,欢庆丰收。最后的胜利者将加入圣骑士团,成为其中光荣的一员。

北边的黄金森林因频繁崩塌的雪山掩埋了泉水之源,树木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温泉,开始在寒风中枯萎。面临生死困境,精灵们发生了分裂:一部分主张留在故乡,另一部分则希望寻找新的家园。他们谁也无法说服谁,争吵不休,旷日持久。

在关于迁移问题的第五百三十六场会议再次无疾而终的那个夜晚,从溪流中漂来一具尸体:一个背着大剑的男人。精灵们放下争执,好奇围观着这不多见的人类。直到他们中最出色的猎手——艾琳忍无可忍,将旅人的尸体带回家,并用最后的温泉水来温暖他,使他又活了过来。

旅人养伤时告诉艾琳许多外面世界的事。那些神秘的遗迹,伟大的城市,遥远的东方帝国……她被深深吸引,意识到时代早已变得不同,精灵的固步自封无异于自取灭亡。

艾琳渴望着同旅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不幸的是,精灵长老们对外来者的厌恶和恐惧根深蒂固,竟然试图杀害旅人。旅人挥舞大剑,逃出了黄金森林,艾琳试图追随他;刚刚离开村庄,雪崩爆发了,将半个森林吞没。只有少数精灵得以幸存,艾琳成为他们的新首领。他们终于结束争吵了,因为家园已不再……

勇士之地的战争常年不息。为抵御来自“同盟军队”的侵袭,英勇的圣骑士相继牺牲,圣骑士团的力量逐渐衰落,进而陷入争吵和分裂。这种情况被敌对者所利用,策划着要将圣骑士们一举抹杀。

一年一度的武道大会如期举行,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圣地。此时同盟的军队发动了突袭,他们如风暴般席卷了防卫空虚的城镇和村庄,又像闪电一样撤离,当圣骑士团赶到时,只剩下焚烧后的废墟和悲泣的民众。

这样的惨剧在短短数天内反复上演了三次,勇士之地陷入恐慌,圣骑士团疲于奔命却无能为力。紧接着,同盟军队更加大胆的第四次袭击直指骑士团的圣地。如果阴谋得逞,圣骑士团数百年来的荣光会彻底丧失。

袭击者们冲入圣殿,人们四散逃窜。远道而来的青年旅人途径于此,他将背负的铁剑指向袭击者,发起了冲锋。旅人的铁剑在砍杀中折断,他拔出了圣殿巨石中的圣剑,独自击退了所有敌人,人们得救了!

骑士们连夜奔回时,看到与预想完全不同的景象:神圣的殿堂依旧庄严高耸,鲜血和头颅都来自卑鄙的袭击者。独自一人完成这丰功伟绩的,是一位名为“亚瑟”的青年旅人,而他手中正持着被称为“王者之剑”的誓约胜利之剑。这把剑原本插在圣堂供奉的巨石中,据说是由湖中仙女敬献给远古最伟大的亚瑟王。圣骑士团轰动了,在代代相传的古老条约中,拔出誓约胜利之剑的人将获得骑士的效忠。他们将拯救了圣地的青年围在中间,举剑向他宣誓忠诚!在亚瑟率领下,骑士团开始伟大的复兴,他们支持亚瑟将集合勇士之地的力量,以创造新的“理想乡”作为自己的信仰。

梅林曾经是王者大陆最神秘的法师之一,堪比东方两大宗师。她还肩负着伟大的使命——辅助王者,让勇士之地再度复兴。是的,她被称为世界上最正义和伟大的巫师,但这是假象。她是个失败者,天才的她计划要谋夺世界,某个家伙挫败了她的自尊心并诅咒她,让她被迫听命于亚瑟王。什么复兴勇士之地,她本想毁灭它!亚瑟王死后,她以为自己终于解脱却被困在了气泡中——

她使用魔法(东方人称为魔道)时失手,极其不幸地把自己关在了透明的气泡囚笼中!这个囚笼则摇摇晃晃挂在森林中一棵古老的大树上。没人知道过了多少年,梅林绞尽脑汁打破气泡,最好的成果也无非是将自己制造的小玩意儿扔出气泡,本体依然无法脱离。直到发现偶尔会有猎人的小孩路过,引发了灵感:制造一个超可爱的玩偶,然后扔到了树下。

小女孩安琪拉路过树下发现了玩偶,她拾取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这时,附着在玩偶上的魔法发动了——灵魂交换。成功!梅林离开囚笼,进入小女孩的身体。她开始施展寻路法术,想要操纵新的身体走出森林。也许太过于专注……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上。那是一个好心的圣骑士,发现了迷路的小女孩,要带她回家。

梅林感觉有点怪怪的,当她看到那个名叫亚瑟的圣骑士,眼睛就再也移不开,脚步也不由自主紧跟着他,亚瑟说什么就会顺从地照着去办。瞬间,梅林知道问题所在了。这具身体,想必一直憧憬仰慕着这位圣骑士,这种仰慕如此强烈,让梅林无法抵御。

梅林抓狂了!命运的诅咒再度生效,小女孩的单相思让眼前这个同样叫亚瑟的圣骑士成为她的新主人。真是倒霉透顶!愤怒焚烧了梅林/安琪拉的理智,她召唤出巨大火球。圣骑士反应神速地拔出长剑,警惕地问:“你是谁?!”

“请接受我——法师安琪拉的效忠。这是命运安排我们重逢,我的陛下……”小女孩展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微笑。无论如何,她终于摆脱牢笼的囚困:我回来了,我要报复,我要找回尊严和自信。

雪崩过后又过去了几年,北方的精灵们已重建家园;在快要忘却过去不幸时,一支军队出现在眼前。领头的正是当初艾琳救助的那位旅人,如今圣骑士们的首领——亚瑟;他试图将勇士之地统一。新仇旧恨爆发了,精灵们愤怒地朝入侵者举起弓箭。亚瑟却孤身走进他们的包围中,向冷笑的艾琳请求原谅:东方帝国的崛起威胁着勇士之地,勇士之地若不联合起来,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出于歉意,他自愿承受她三支箭。

艾琳的第一箭就几乎射进亚瑟的心脏,只是被铠甲挡住了;第二箭射掉他的头盔;第三箭瞄准了他的头颅——最后一箭迟迟没有射出,艾琳改变了主意。

“很好。我对勇士之地的联合没有兴趣,至于对抗东方帝国——精灵已经颓废太久,我们需要强大的力量,更需要复兴!”她骄傲地与亚瑟对视,“我要留在你身边,监视你,狡猾的人类!直到你实现亏欠精灵的许诺。”

通过了武道大会的少女们在笑谈中系好铠甲,手持剑刃相互比划;唯有自圣骑士团的严苛训练中脱颖而出,才能与圣骑士的领袖亚瑟大人一道并肩作战,守卫勇士之地。她们专注于训练,没有注意到她们之中武艺最出色者收起了剑刃。她离开训练场,意志反而比参与过去所有的比赛都更加坚定。她下定决心,要去挑战那强大的对手——禁域的幽灵。

幽灵徘徊在古老的密林中,那里还残留着古老旧神信仰的遗迹。它依旧巡视着过去的领地,制裁任何踏入禁域的入侵者。是的,这名女战士曾亲眼目睹幽灵。一个月前,她在武道大会的预选中独占鳌头,荣获与圣骑士团巡守的机会;就在那夜,她遇见了幽灵。她出身于荣耀的骑士家族,守卫勇士之地已经如同信仰般铭刻入了血脉。

穿透森林的月光照亮崎岖的山路,不知不觉,女战士脱离了同伴。子夜的迷雾中,影子般的幽灵战士凝望着她,那是双冰冷、苍白的眼睛。瞬时间,身为武者的本能令她抽剑进攻。她对自己的天赋很有信心,而对方同样精通战斗。枪尖撞击着铁剑,几乎令她招架不住。

战士天性中渴望胜利的欲望被激发出来,她忘掉巡逻,忘掉危险,她只想竭尽自己的力量、技巧去赢过对方。她做到了,月光照亮这场战斗,直到另外一方缓缓倒下。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奇异的景象:缓缓着陆的方舟,坚定的决裂,跨越整个大陆的迁徙以及离去的苍狼……新的荣光降临,那是无比璀璨的,从未见过的勇士之地。

女战 媒体发布平台士离去,从那夜起,她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的光辉如此真实鲜活。与此同时,从未有过的战斗热情被激发了,想要夺取胜利,想要唤回光辉美好的时代。而当晨曦的曙光降临,她真的发现自己手握利刃,仿佛时刻准备着战斗。

为了摒除噩梦,女战士尝试彻夜不眠地训练,但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古老的语言,不明其义的呢喃,却与她的心跳如此合拍。“战斗,战斗,战斗!为了璀璨而荣光的勇士之地!”就像身体里寄宿了另一个自我,告诉她这才是真正的信仰。是幽灵的记忆吗?骄傲,不甘,呼唤……她的内心荡漾起冲动,想要了解关于这片土地的全部。

夜幕降临,女战士又一次踏入禁域。幽暗密林的尽头,幽灵静静等待着。只是这一次,幽灵的铠甲更加明亮,更加夺目,就像她反复梦见的那片光辉。双方沉默地交锋,女战士发觉对手焕然一新的无比强大,完全将她压制。她用尽了技巧抵抗,且战且退,整整一夜;直到无力地跪坐在地面,幽灵长枪的枪尖抵近心脏时,才注意到日出的第一缕阳光正洒在自己身上。周围是沉默的废墟——传说中古老旧神信仰的所在。

“我,雅典娜,绝对的信仰。”那一直沉默的对手突然发出宣告。长枪携带着太阳的光辉,令人炫目。女战士恍然明白过来,那不是什么“幽灵”,那是过去的神祇;而自己,是被选中的继承者。

从未感受过的宏大力量涌入了肢体,雅典娜的记忆及力量与女战士的身躯完全融为一体。方舟,迁徙,苍狼,璀璨的勇士之地,还有——为了捍卫过去璀璨的战斗!那重获新生的女战士或者说重获新生的雅典娜缓缓站起身,她的铠甲无比夺目,那是沐浴过太古光辉的矿石所打造;她的长枪无比锋利,那是由胜利和荣光所铸就的力量。她的时代,即将卷土重来!

二、海之都阿尔卡纳故事线

相关英雄:米莱狄、马可波罗、狂铁、铠、露娜

广阔无垠的勇士之地南面,新兴的海滨之城阿尔卡纳正在崛起;依靠机关和工业建立的城市,由三个强大家族的后代共同统治。他们以家族传承的力量,维持着海之都阿尔卡纳的强盛与秩序。其中奠定城基的高塔家族被称为“筑城者”。代代筑城者都是闻名遐迩的机关术大师,掌握着令城市矗立的力量。据说,这份力量起源于遥远的太古,知识和智慧的尽头。

相传在战争中失势的超智慧体神明被迫西迁至勇士之地。西迁的神明为了重建自己的地位和信仰,开始建造“奇迹之力”打算控制王者大陆。奇迹快要修建完成的时候,参与建造的二十二个阿尔卡纳家族担心神明一旦成功,自己将会陷入被神明永久统治的恐怖之中。于是他们发起了叛乱,打败了神明,瓜分了未完成的奇迹碎片。

曾向神祇效忠的阿尔卡纳家族获得了因为罪恶得来的“馈赠”——未完成的力量碎片。同时也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那是毁灭的神明还诸背叛者的诅咒。终结旧神统治的同时也因此背负残酷的命运。被诅咒的命运时刻高悬在头顶,那是阿尔卡纳家族一代又一代内心隐藏最深的恐惧:即使一时获得力量,也终将陷入恐惧、衰败和分崩离析。

被诅咒的其中三个家族在南方海岸线主持修 新闻发布网建了著名的海港之城阿尔卡纳。远洋的船队带回香料、黄金和知识,使当地科技得以飞速发展。这里的人们雄心勃勃,对发掘财富和探索知识根源充满了浓烈的兴趣;他们非常擅于冶炼和 发布新闻平台航海,从而武装出一支强大的军队。

如同阿尔卡纳森严的社会阶层一样,城市也分为上中下三层。生活在最上层执政的贵族,不仅掌握着起源于奇迹的神秘力量,更牢牢占据海都的权力顶峰。统治家族之下,是富裕的市民和商人阶层,他们依靠船业和发达的工业机关,向大陆其他区域和海岛远航。蔚蓝大海蕴藏无限可能,远洋的风帆为他们带来无数财富。如微尘被忽视的贫民居住在这个城市的最下层,巍峨的海之都,繁华之下他们凭借繁重的劳力工作来维持贫瘠生活。

执政海都的代表人物——筑城者米莱狄,来自创立城市的家族之一的高塔家族。人人都知道,伟大的阿尔卡纳城起源于三大执政家族,以及他们手握的奇迹之力。可米莱狄清楚,她的祖先为了获得这种力量,究竟付出了多么可怕的代价——诅咒。优雅的长手套下,身体正在发生奇异的变化:结晶化。从指尖开始,一点点变得坚硬和透明。

为了寻求执政者的庇护,商人们源源不断地贡上金钱。马可波罗的父亲就是其中一员,但与普通商人不同的是,他对机关术也很有兴趣,甚至拜著名机关大师达芬奇为师。当从某次贸易旅途中,波罗先生意外得到“死海文书”时,立刻意识到这是与机关术和知识根源相关的记载。可在他把死海文书送回海都后不久,文书就神秘失踪了。但米莱狄知道,是芬奇大师亲手毁了它。

米莱狄异常愤怒:“为什么!那可是记载着解除诅咒的方法!当执政家族免除诅咒的困扰,会让海都更加强大。”芬奇大师却回应她:“不,那只会加速海都,甚至王者大陆末日的到来。”从此以后,芬奇大师就被机器奴仆监视起来。米莱狄告诉波罗:“想要释放大师,想要保护你儿子马可波罗的前途甚至性命,就去为我重新寻求到解除诅咒的方法。”于是商人一去不复返,消失在遥远的东方。

大陆上存在古老的魔道家族,其血脉中流动着世代传承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却是因为“罪”而获得的。这种力量让他们背负着残酷的宿命。

艾文湖畔的阿尔卡纳“星”家族就是这样的家族,他们最擅长的事,就是将自然之力赋予在武器上。从小被家族作为继承人培养的露娜,在成年礼上选择了月光作为自己的力量。从此,“月之剑姬”就成为她的代称。

按照法则,整个家族中能够继承魔道之力的只有一个后裔:在家族的继承仪式上,所有的候选子女必须在仪式当天互相比武,直至剩余一人。这个人就可以得到奇迹碎片的力量,成为新一代阿尔卡纳家族的继承人。

露娜与七个兄弟姐妹本应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但惨剧在继承仪式举行的前一晚发生了。露娜的长兄,她最敬爱的亲人——凯因杀死了父母,族人,以及所有的兄弟姐妹。她是最后一个——

“就剩下你了,露娜。拿起你的武器,和我战斗!”

“我不会和你战斗的。七年前,闯入的盗贼把我挟持,是你救了我。我对你充满敬仰,想成为你这样的强者……哥哥,我无法忘记你教导我的一切,就像无法忽视月光。”

“我当时并没有想过救你!我只是无法控制我自己而已。”

“为了得到奇迹之力,你就要这样做吗?”

“奇迹之力不是一件东西,而我们只是被当成奇迹碎片来养育的工具罢了。”凯因在家族的古籍中发现,只有在所有继承者候选人成年后参加自相残杀的仪式将身体和灵魂融合一起才能组成奇迹之力。

“我要斩断这怪物般的家族和罪恶的命运!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将所有族人统统杀掉。”

“我相信兄长的决定,我愿意把生命交给你。”目光温柔而坚定的露娜,迎面注视着魔刃斩下……

凯因终究没有勇气迈出最后一步,去迎接他所等待的惨烈结局。面目全非的年轻人抛开家乡离去,只留下可怕的传说。从此以后,凯因再也没有回过艾文湖。当一个家族获得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终究是要偿还的。而他背负起罪恶,去终结罪恶。好些年里,令人颤栗的魔刃如同幽灵漂泊在勇士之地,引发同样身为魔道后人们的恐慌。

附:背景故事中关于露娜与凯因身世的另一种叙述

按照法则,整个家族中能够继承这种力量的只有一个后裔。露娜的七个兄弟姐妹本应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但惨剧在月圆之夜发生了。

血红的月光冰冷的照耀着大地,她的长兄,她最敬爱的亲人,杀掉了父母,亲人,以及所有的兄弟姐妹。

“小妹,你不是我的对手。”那个面目全非的人说。

“为什么要这样做?哥哥,想成为继承人,我可以让给你。为什么连父亲,母亲,连家人都要杀掉?”

“小妹,记得吗?你十一岁时,闯入村庄的杀手挟持了你,我将他们全部杀光的事?”

“是的,我记得……”

“其实,我并非想救你,不过是单纯享受杀人而已。”

魔道能赋予人力量,也能让人疯狂。露娜意识到,她的哥哥,已无法控制自己。

“你很美丽,小妹,我指的是,你越来越强了。我对继承人的位置没兴趣,我就是越来越想杀掉你而已。”

“哥哥……”

为什么还不开始?我要杀你了,你还在迟疑?”

“那时候……你救了我。我对你充满敬仰,想成为你这样的强者……哥哥,我无法忘记这份温暖,就像无法忽视月光。”

“说废话干嘛!拔剑啊!那些小事,我统统忘了。”

“但我不会忘记。杀了我,我愿意把生命还给你。”

兄长把剑收回剑鞘。

“没意思。”他说。“跟不反抗的人决斗,没意思。”

他拾起她的剑,轻松折断,然后离开。

露娜擦干了最后的眼泪。魔道的宿命,是一种多么恐怖的东西。不知不觉间,哥哥替她背负了这份罪恶。

狂铁是海都阿尔卡纳最有名的佣兵。提到“狂铁”这个头衔时,人人都会说:噢,那个挑战筑城者的傻瓜。很小的时候,狂铁便在码头卖着力气。迄今为止,他还记得有位和蔼的商人波罗先生,总会给他更丰厚的小费。有一天,船队起航之前,他问那商人:

“先生,你要 新闻发布平台前往东方吗?”

“是啊。”

“东方有什么呢?”

商人犹豫了下,然后回答:“有解决污染的方法。”

狂铁似懂非懂的时候,商人登上船。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早就忘了商人的模样,但最后的对话却始终铭刻心头。

成年后,狂铁便以护卫为职业,商队往来于勇士之地各处,一年到头难得有停留的时候。或许因为如此,他对海都的变化变得非常敏感。他渐渐察觉到不对劲。每一次归来,海都依然巍峨,可奇妙的变化,在细微之处蔓延:废水、腐蚀和结晶化……这种变化,令他恐惧: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呢?

人人都知道,奇迹和魔道家族的力量造就了非凡的海之都。可狂铁产生了异想天开的联想:或许,污染的产生与奇迹之力息息相连。

每个月圆之夜,执政家族之一的筑城者米莱狄会在高塔的顶端摆布自己精巧的机关设施。于是某个清晨,当她离开的时候,狂铁拦住了她的去路。机械奴仆们一拥而上,举起这个不敬的偷袭者。任这低贱的佣兵拼命挣扎,从始至终,高傲的女贵族冷眼旁观。

“等等。”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刚发稿平台开口,机械奴仆们立刻中断行动。它们很清楚,一秒的误差都会招致可怕结果。精致的手杖拨开不敬者的手掌,有什么在闪闪发光,女贵族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证据!”佣兵大声说,“污染的证据!废水从地下冒出来!铁锈腐蚀着珊瑚!而野生的猎物,则变异为结晶体。污染会毁灭海之都!”

人们都目瞪口呆。这家伙找死吗?冷漠的女贵族挑了挑眉毛,显然,她十分明了佣兵话中的含义。刹那间,她就做出决定。高高举起手杖的时候,电流滋滋的闪过,佣兵停止咒骂昏了过去。但最终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代价是失去一只手,从此以后只能用他最讨厌的机关打造的手臂来挥动武器讨生活,真是太讽刺了。当然,人们记住了“狂铁”这外号,反倒渐渐忘记他的本名。

但狂铁没有放弃。他依然护卫商队来往,对人们的嘲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可关于污染和奇迹的疑问和恐惧,从未离开过内心。之后过了好些日子,某个平静如水的夜晚,他与商队在某座森林外宿营时,人们谈论起了有关“恶魔”的传言。

“听说过吗?广大的勇士之地上游荡着一个恶魔。他冷酷、无情又强大,刀锋挥舞之处,软文网无生灵存在。”

“他很强吗?”

“谁知道呢?要知道人人都说他也拥有奇迹的力量。”

“难道强过筑城者和执政家族吗?”

“问问这位狂铁老兄吧!毕竟他可是跟筑城者对峙还活下来的家伙!”

人们发出嘲笑,可狂铁感受到的,是令人颤栗的视线。嘲笑和讥讽,化作风声从耳边飘走,似乎从口中吐出的下一句,便会变成遗言。他感受到了面对筑城者米莱狄的时候,同样的恐惧。篝火旁围坐着身材高挑的男子,兜帽遮住他的脸,但长长的刀鞘从披风下伸出来。

“让让,让让!”他大喊着,挤到神秘男人的身旁,满不在乎的坐下。这个鲁莽的佣兵,在刹那间的手足无措后,忽然恢复了镇定:自己已经没有可失去的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呢?

鲁莽的佣兵挑衅的看着似乎举手间就能取走自己性命的人:“哥们,你说,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呢?它能让人变得很强,让所有人都害怕它。对了,还自称是阿尔卡纳魔道家族还是奇迹家族。可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拥有了力量,就把媒体发稿平台自己当成神明,去为所欲为,让大地腐蚀,让动物变异,那他们不过也就是仿冒品。恶魔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仗着奇迹的力量干着同样的事。”他心想,自己可真是个蠢货,总是要去挑战一些比风车还要令人恐惧的庞然大物。

出乎意料,神秘男人身上的杀意消失了。“没错。”他说,“这是不对的。因为力量并非礼物,而是诅咒。如果无法解开诅咒,那么,阿尔卡纳家族的崩塌,会令整个勇士之地卷入灭顶之灾。”

被震慑的狂铁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那么,你真的是……”

“凯因。记住我的名字,凯因。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失去它。”他讥讽地一笑,随后站起身消失在夜幕中。

狂铁更加肯定,他本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干掉自 网站发稿己的。可因为自己说出了真实的想法,让他放弃了打算。——“为什么呢?商人口中的污染,和他口中的诅咒,是否就是同一回事?勇士之地的恶魔,不,不是恶魔,或者他也发现了自己同样恐惧的事实,并努力想要阻止吧,阻止 ‘诅咒’。”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狂铁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会重返海之都,他会阻止污染的蔓延。

马可波罗——旅行者,冒险家,语言天才——人们这样称呼他。他的家族曾富甲一方,父亲和叔叔都执掌着庞大的商队,生意从大陆的最西面一直延伸到中部的古道诸国。可惜的是,整个家族人丁凋零。马可波罗尚未成年,父亲就已经去世了。他由叔叔马泰奥抚养长大。

马泰奥视他如同亲子,为侄儿提供了最好的教育条件。整个家就像庞大的图书馆,堆满了父亲和叔父从各地带回的珍贵典籍和手抄本,还有各种各样的罕见的机关和古董。马可波罗喜欢听叔父讲他们年轻时的旅途故事,从地图上搜寻父亲的足迹所踏过的土地。当他年长一些后,开始热衷于拆装那些古怪的机关,精密的调试它们,并向大师芬奇求学,请教深奥而奇妙的机关知识。

从大师口中,他听说了关于“死海文书”的故事。从古老的废墟中挖掘出的经卷,由商人高价收购带回,轰动了西方的土地,里面记载着闻所未闻的知识和机关。东方人似乎叫它“天书”。作为机关的权威,大师亲自鉴定了这珍贵的古籍,认为“死海文书”正是通往传说中知识根源的钥匙,并期待着它能被运用于机关制造。可惜事与愿违,文书不久后下落不明。

马可波罗如同遭到雷霆直击。他直觉收购并带回文书的商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却对父亲过去的经历一无所知。他匆匆辞别大 软文平台师,回到家里四处搜寻,什么都没有找到。沮丧的马可波罗第一千零一次摆弄着望远镜睡去。他梦见了父亲远去的身影,还有报告父亲失踪的信使……忽然,他惊醒过来。信使从未报告过父亲的死亡,他只是一去不回。他突然记起那小小的玩具,父亲最后出门前塞到手心中的碎片:一片古老的,镌刻在石板上的铭文。

马可波罗找出铭文,用精密的机关仪器来观察它。当阴影被投射到穹顶上,他看到了一封信。许多年前,父亲留给独子的信——

儿子: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时,我已经不存在于王者大陆。不要伤心,这是每个知识的寻求者都会坦然接受的宿命。但不得不与你分离,也是令我追悔莫及的痛苦。请记住我爱你,我会永远在知识根源的另一端看着你。

总督府的布告栏前,人头耸动。那里张贴着招募的告示,聘请勇敢无畏的冒险者前往遥远的东方大陆。接到手下报告的马泰奥匆匆赶来,目瞪口呆的看着侄儿一把撕下告示。他突然发现马可波罗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腰间携带着心爱的双枪,就像兄长年轻时的模样。泪水布满苍老的面颊,他大声呐喊着试图喝止侄儿。通往知识的根源,那是条多么危险和坎坷的道路,没人比他更清楚。可马可波罗仅仅转过身,朝着人群中的叔父优雅的鞠躬行礼,随即义无反顾踏入总督府。

“我想要前往东方。”青年商人马可波罗,向长久以来教导自己的老师,机关大师芬奇辞行。前些日子,执政官府邸张贴出告示,聘请无畏的冒险者前往遥远的大陆彼端。显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去吧,那里有你要追寻的父亲的足迹。”

青年惊讶的瞪圆眼睛:“大师,如果你一直都知道的话,为什么……”

“因为那不是一条平安的路。”

“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父亲留下的笔记也会引导我。”

当青年坚毅的身影消失在窗外,忽然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真是狠心啊!将自己的弟子送上不归之路后,还能眼睁睁看着弟子的唯一儿子,也要去面对同样的命运。”

“或者,是另一种不同的结局:在父亲的指引下寻找到拯救这座城市的方法。”

“毁掉的死海文书里究竟记载了什么?使你宁可被禁锢十五年之久,也坚信自己的预言是正确的!”

“其实,你很清楚答案才对啊。”机关大师回答完这句话,就闭上眼睛久久沉默。他的房间里,一台奇妙的机器运作着。通过这精致的机关奴仆,传递出城市最顶端的高塔上的声音。这是属于筑城者米莱狄的机关实验室。女贵族的手杖敲打着地面,那是她愤怒的表达。所有的机关奴仆都感受到主人不悦,而令运作的声音都减小许多。

“啊,和这个不识相的家伙对峙已经超过十五年,却始终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米莱狄的眼光望向码头,船只正准备起航,显然,波罗家的毛头小子也身处其上。他即将去往东方,像他的父亲一样。

可怜的马可波罗,他大概不知道,这不过是场阴谋。当他揭下那张榜单,并接受统治家族的另一位执政者——“审判者”的接见时,就将自己的举动和性命置于了阿尔卡纳执政官们的监视之下。他会代替位高权重的执政官们冒险,去寻找他们想要的答案:知识根源的所在,以及……隐藏在那里的解除诅咒的方法。

情节猜测与分析

一、细节补充

1.从地图上看,精灵所在的黄金森林位于勇士之地的北面(上方),而不属于勇士之地,因为只有此处存在雪山且地理位置较为封闭。设定上精灵一族是王者大陆的原生种族,比超智慧体更早生活在王者大陆。

2.在王者世界观里,梅林是女性。至于亚瑟是先遇见安琪拉还是先去联合精灵族,软文推广目前我还无法确定。个人偏向于亚瑟先得到安琪拉的扶持后基本统一勇士之地才率军前往黄金森林。

3.在露娜的官方漫画里提示阿尔卡纳背叛的神明就是雅典娜,可以推测雅典娜巡视的禁域就是奇迹之力的遗址。阿尔卡纳家族背叛神明后有三个家族前往沿海区域建立了海都。

4.建立海都的三个家族同时也成为了统治者,目前确定的只有筑城者米莱狄的高塔家族,其余两个或许是审判者,即“审批家族”,但尚不明确。狂铁的战车家族和凯因/露娜的星家族不属于统治家族。

5.关于露娜的背景故事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较为古旧的文字版,一个是新近是漫画版。文字版中凯因无法控制魔道之力而杀死了全家人;漫画版是凯因发现了星家族的诅咒的命运,为了终止诅咒而杀死继承者候选人。两个版本对露娜的魔道之力是“月光”还是“星光”有无法恰合的冲突。

6.星家族的诅咒是以血脉传承的自然之力只有通过手足残杀才得以维系,战车家族的诅咒是命运中的屡屡失败,一事无成。

7.海都的污染来自于统治家族的诅咒,如筑城者米莱狄的结晶化。结晶化的驱动能源效率更高、动力更强,但持有者却要面对诅咒的反噬。

8.马可波罗当初登船前往东方时还是个五好青年啊,眉(nong)清(mei)目(da)秀(yan)的,怎么来长安城革命说叛变就叛变……

9.要出马克思的话,放进海都的市民阶层也不是不可以,比如正义家族之类的。

上一篇:腾讯良心发现要回馈玩家?王者荣耀送完嫦娥
下一篇:《王者荣耀》已经放弃了做个淑女——S14
eDJo